周必大

一、人物生平

周必大(1126年8月15日—1204年10月25日),字子充,一字洪道,自号平园老叟。原籍管城(今河南郑州),至祖父周诜时居吉州庐陵(今江西省吉安县永和镇周家村)。南宋著名政治家、文学家,“庐陵四忠”之一。

绍兴二十一年(1151年)进士及第。绍兴二十七年(1157年),举博学宏词科。曾多次在地方任职,官至吏部尚书、枢密使、左丞相,封许国公。庆元元年,以观文殿大学士、益国公致仕。嘉泰四年(1204年),卒于庐陵,赠太师。开禧三年(1207年),赐谥文忠,宁宗亲书“忠文耆德之碑”。

周必大工文词,与陆游、范成大、杨万里等都有很深的交情。著有《省斋文稿》、《平园集》等80余种,共200卷。

建炎三年(公元1129年)公四岁,父利建随侍高宗皇帝在维扬,卒于扬州,年三十八岁,可惜年壮亡故。公四岁丧父,从及陈学,由母亲督促他读书;未想,十二岁时母亲又去世了,只好跟随伯父去广东;十四岁回庐陵,不久又随伯父辗转各地。青少年时的生活飘泊不定,但他刻苦勤学,终于成才。绍兴二十一年(公元1151辛未年)时,周必大年二十六岁,中进士,授左迪功郎、徽州司户参军。同年,娶司封郎官王葆之女为妻,之后又回到江西。

绍兴二十七年(1157年),举博学宏词科,差充建康府教授,循左修职郎。正月生一子,名纶(又名珙)。

绍兴三十年(1160年),召为太学录,累迁编类圣政所详定官兼权中书舍人兼权给事中。孝宗隆兴元年,因缴驳龙大渊、曾觌除知合门事,奉祠。弟逝,年三十三。

乾道四年(1168年),除权发遣南剑州。

乾道六年(1170年),除秘书少监兼权直学士院。

乾道八年(1172年),兼权中书舍人时以事奉祠。

淳熙二年(1175年),除敷文阁待制、侍讲,累迁吏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。

淳熙七年(1180年),除参知政事。

淳熙九年(1182年),除知枢密院事。

淳熙十一年(1184年),创行内外诸军点式法,震慑外敌,安定边防,帝特赐羊酒米面庆公生辰。

淳熙十二年(1185年),命宰相枢密使。七月十五日,帝复赐羊酒米面庆公生辰。

淳熙十四年(1187年),文德殿宣麻转光禄大夫、右丞相。三月迁右相府。《神道碑》云:“以国事为己任,进退人才,一本公道,养民择守,忧边训兵,仰赞睿谟,虑周而敏,被遇日隆。”又云:“孝宗皇帝在位二十八年,厉精求治,久而不倦,圣德日新,光绍祖宗。宰相凡十有五人,明良会遇,可谓盛矣。求其相为始终,全德备福,未有如益国周文忠公者。”

淳熙十六年(1189年),文德殿宣麻,转特进左丞相,进封许国公。

绍熙四年(1193年),改判隆兴府。

庆元元年(1195年),以观文殿大学士、益国公致仕。

庆元三年(1197年),其子纶倅临州,公作《送纶丞郡临川十以箴》。箴云:“莅官以勤,持身以廉。事上以敬,接物以谦。待人以恕,责己以严。得众以宽,养和以恬。借谨以独,询谋以佥。

嘉泰元年(1201年)韩侂胄弹劾必大公为伪学罪首。

嘉泰三年(1203年)十月公之子纶除大理司职。十七日妻益国夫人王氏卒,享年六十九。

嘉泰四年(1204年)十月一日(10月25日)卒于正寝,年七十有九。朝廷闻之,赠必大公为太师,宁宗辍朝两日,赐银千两、绢千疋。

二、谥号

开禧三年(1207年),赐谥文忠。《谥诰》云:公道德文章为世师表,功名始终,视古名臣为无惭也。......在位最久,得军最专。......谨按《谥法》:‘道德博闻曰文,廉公方正曰忠。’考行易名,裒时二美,岂无他人?莫如公宜。请谥曰文忠。......谥,行之则也。曰文曰忠,谥之至美者也。......二月十五,三省同奉圣旨......奉敕宣赐曰文忠公。”

嘉定元年(1208年)十一月,宣赐宁宗御书“忠文耆德之碑”六字,并诏词臣撰书碑铭。《忠文耆德之碑》云:“嘉定元年,公之子纶告于朝,......天子曰:‘嘻!此四朝宗臣也!’谥以‘文忠’,御书‘忠文耆德之碑’以赐,且诏臣钥为之文。”

三、人物贡献

周必大一生功绩显赫,名誉远播,是一位极富才干的政治家。无论辅佐朝廷或主政地方,他“立朝刚正”,言事不避权贵,处事有谋,治政勤奋。且主张:一要强兵,并制订“诸军点试法”,整肃军纪;二要富国,主张大力发展商贸业,以增加收入;三要安民,以民为本,减赋赈灾;四要政修,要择人才,考官吏,固职守。以上作为皆表现了周必大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远见卓识,且终其一生,始终秉持刚正不阿,清廉执政,爱国爱民的作风。周必大还是是一位“九流七略,靡不究通”的文学家。诗词歌赋,“皆奥博词雄”。书法“浑厚刚劲,自成一体”。必大公著有《玉堂类稿》等八十一种,共一百三十四万余言。后人将其遗作辑为《益国周文忠公全集》,计二百卷,其中《玉堂大记》、《二老堂诗话》选入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。周必大用时四年,主持刊刻了宋代著名的四大类书之一的《文苑英华》计一千卷,还刊刻了《欧阳文忠公集》一百五十三卷、《附录》五卷,使《欧集》自此以后有定本,且得以保留至今。“周必大刻本”被历代名家奉为私家刻书的典范。

四、人物著作

周必大有诗600多首。他的诗有的善于状物,如《池阳四咏·翠微亭》中的“地占齐山最上头,州城宛在水中洲;蜿蜒正作双虹堕,吸住江河万里流”,比喻浅近新颖。又如《游庐山佛手岩雪霁望南山》中的“十日顽阴不见山,山中一夜雪封庵。伊予的有寻山分,日照北窗云在南”,气骨稍弱,却清新淡雅。他初学黄庭坚,后由白居易溯源杜甫。在有些诗里他喜欢用典,未能摆脱江西诗派的影响。他执掌内外制时间很长,不少代表朝廷的重要文章,都由他撰写。如《岳飞叙复元官制》,词婉义正,是宋代骈文佳作。他的序文如《〈皇朝文鉴〉序》,写得典重雅正。题跋如《题陆务观送其子赴官诗》,游记如《南归录》所写游石湖,则颇富情致。总的说来,这类散文内容丰富,文采则时有不足。周必大知识渊博,熟悉当朝人物、掌故。在他的散文及《二老堂诗话》中,保存了不少研究宋代文学的资料。他的神道碑、墓志铭一类文字,主次分明,颇有史法,往往为元代修《宋史》者所取材。

周必大著有《益国周文忠公全集》200卷,其中包括《省斋文稿》《平园续稿》《省斋别稿》《二老堂诗话》等24种,有清咸丰刊本。

五、宋史本传

周必大,字子充,一字洪道,其先郑州管城人。祖诜,宣和中卒庐陵,因家焉。父利建,太学博士。必大少英特,父死,鞠于母家,母亲督课之。

绍兴二十年,第进士,授徽州户曹。中博学宏词科,教授建康府。除太学录,召试馆职,高宗读其策,曰:“掌制手也。”守秘书省正字。馆职复召试自此始。兼国史院编修官,除监察御史。

孝宗践祚,除起居郎。直前奏事,上曰:“朕旧见卿文,其以近作进。”上初御经筵,必大奏:“经筵非为分章析句,欲从容访问,裨圣德,究治体。”先是,左右史久不除,并记注壅积,必大请言动必书,兼修月进。乃命必大兼编类圣政所详定官,又兼权中书舍人。侍经筵,尝论边事,上以蜀为忧,对曰:“蜀民久困,愿诏抚谕,事定宜宽其赋。”应诏上十事,皆切时弊。

权给事中,缴驳不辟权幸。翟婉容位官吏转行碍止法,争之力,上曰:“意卿止能文,不谓刚正如此。”金索讲和时旧礼,必大条奏,请正敌国之名,金为之屈。

曾觌、龙大渊得幸,台谏交弹之,并迁知阁门事,必大与金安节不书黄,且奏曰:“陛下于政府侍从,欲罢则罢,欲贬则贬,独于二人委曲迁就,恐人言纷纷未止也。”明日宣手诏,谓:“给舍为人鼓扇,太上时小事,安敢尔!”必大入谢曰:“审尔,则是臣不以事太上者事陛下。”退待罪,上曰:“朕知卿举职,但欲破朋党、明纪纲耳。”旬日,申前命,必大格不行,遂请祠去。

久之,差知南剑州,改提点福建刑狱。入对,愿诏中外举文武之才,区别所长为一籍,藏禁中,备缓急之用。除秘书少监、兼直学士院,兼领史职。郑闻草必大制,上改窜其末,引汉宣帝事。必大因奏曰:“陛下取汉宣帝之言,亲制赞书,明示好恶。臣观西汉所谓社稷臣,乃鄙朴之周勃,少文之汲黯,不学之霍光。至于公孙弘、蔡义、韦贤,号曰儒者,而持禄保位,故宣帝谓俗儒不达时宜。使宣帝知真儒,保至杂伯哉?愿平心察之,不可有轻儒名。”上喜其精洽,欲与之日夕论文。

德寿加尊号,必大曰:“太上万寿,而绍兴末议文及近上表用嗣皇帝为未安。按建炎遥拜徽宗表,及唐宪宗上顺宗尊号册文,皆称皇帝。”议遂定。赵雄使金,赍国书,议受书礼。必大立具草,略谓:“尊卑分定,或较等威;叔侄亲情,岂嫌坐起!”上褒之曰:“未尝谕国书之意,而卿能道朕心中事,此大才也。”

兼权兵部侍郎。奏请重侍从以储将相,增台谏以广耳目,择监司、郡守以补郎官。寻权礼部侍郎、兼直学士院,同修国史、实录院同修撰。

一日,诏同王之奇、陈良翰对选德殿,袖出手诏,举唐太宗、魏征问对,以在位久,功未有成,治效优劣,苦不自觉,命必大等极陈当否。退而条陈:“陛下练兵以图恢复而将数易,是用将之道未至;择人以守郡国而守数易,是责实之方未尽。诸州长吏,倏来忽去,婺州四年易守者五,平江四年易守者四,甚至秀州一年而四易守,吏奸何由可察,民瘼何由可苏!”上善其言,为革二弊。江、湖旱,请捐南库钱二十万代民输,上嘉之。

兼侍讲,兼中书舍人。未几,辞直学士院,从之。张说再除签书枢密院,给事中莫济封还录黄,必大奏曰:“昨举朝以为不可,陛下亦自知其误而止之矣。曾未周岁,此命复出。贵戚预政,公私两失,臣不敢具草。”上批:“王严疾速撰入。济、必大予宫观,日下出国门。”说露章荐济、必大,于是济除温州,必大除建宁府。济被命即出,必大至丰城称疾而归,济闻之大悔。必大三请祠,以此名益重。

久之,除敷文阁待制兼侍读、兼权兵部侍郎、兼直学士院。上劳之曰:“卿不迎合,无附丽,朕所倚重。”除兵部侍郎,寻兼太子詹事。奏言:“太宗储才为真宗、仁宗之用,仁宗储才为治平、元祐之用。自章、蔡沮士气,卒致裔夷之祸。秦桧忌刻,逐人才,流弊至今。愿陛下储才于闲暇之日。”

上日御球场,必大曰:“固知陛下不忘阅武,然太祖二百年天下,属在圣躬,愿自爱。”上改容曰:“卿言甚忠,得非虞衔橛之变乎?正以仇耻未雪,不欲自逸尔。”升兼侍读,改吏部侍郎,除翰林学士。

久雨,奏请减后宫给使,宽浙郡积逋,命省部议优恤。内直宣引,论:“金星近前星,武士击球,太子亦与,臣甚危之。”上俾语太子,必大曰:“太子人子也,陛下命以驱驰,臣安敢劝以违命,陛下勿命之可也。”

乞归,弗许。上欲召人与之分职,因问:“吕祖谦能文否?”对曰:“祖谦涵养久,知典故,不但文字之工。”除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,进吏部兼承旨。诏礼官议明堂典礼,必大定圜丘合宫互举之议。被旨撰《选德殿记》及《皇朝文鉴序》。必大在翰苑几六年,制命温雅,周尽事情,为一时词臣之冠。或言其再入也,实曾觌所荐,而必大不知。

除参知政事,上曰:“执政于宰相,固当和而不同。前此宰相议事,执政更无语,何也?”必大曰:“大臣自应互相可否。自秦桧当国,执政不敢措一辞,后遂以为当然。陛下虚心无我,大臣乃欲自是乎?惟小事不敢有隐,则大事何由蔽欺。”上深然之。久旱,手诏求言。宰相谓此诏一下,州郡皆乞振济,何以应之,约必大同奏。必大曰:“上欲通下情,而吾侪阻隔之,何以塞公论。”

有介椒房之援求为郎者,上俾谕给舍缴驳,必大曰:“台谏、给舍与三省相维持,岂可谕意?不从失体,从则坏法。命下之日,臣等自当执奏。”上喜曰:“肯如此任怨耶?”必大曰:“当予而不予则有怨,不当予而不予,何怨之有!”上曰:“此任责,非任怨也。”除知枢密院。上曰:“每见宰相不能处之事,卿以数语决之,三省本未可辍卿也。”

山阳旧屯军八千,雷世方乞止差镇江一军五千,必大曰:“山阳控扼清河口,若今减而后增,必致敌疑。扬州武锋军本屯山阳者,不若岁拨三千,与镇江五千同戍。”郭杲请移荆南军万二千永屯襄阳,必大言:“襄阳固要地,江陵亦江北喉襟。”于是留二千人。上谕以“金既还上京,且分诸子出镇,将若何?”必大言:“敌恫疑虚喝,正恐我先动。当镇之以静,惟边将不可不精择。”

拜枢密使。上曰:“若有边事,宣抚使惟卿可,他人不能也。”上诸军升差籍,时点召一二察能否,主帅悚激,无敢容私。创诸军点试法,其在外解发而亲阅之。池州李忠孝自言正将二人不能开弓,乞罢军。上曰:“此枢使措置之效也。”金州谋帅,必大曰:“与其私举,不若明扬。”令侍从、管军荐举。或传大石林牙将加兵于金,忽鲁大王分据上京,边臣结约夏国。必大皆屏不省,劝上持重,勿轻动。既而所传果妄。上曰:“卿真有先见之明。”

淳熙十四年二月,拜右丞相。首奏:“今内外晏然,殆将二纪,此正可惧之时,当思经远之计,不可纷更欲速。”秀州乞减大军总制钱二万,吏请勘当,必大曰:“此岂勘当时耶?”立蠲之。封事多言大臣同异,必大曰:“各尽所见,归于一是,岂可尚同?陛下复祖宗旧制,命三省覆奏而后行,正欲上下相维,非止奉行文书也。”

高宗升遐,议用显仁例,遣三使诣金。必大谓:“今昔事殊,不当畏敌曲徇。”止之。贺正使至,或请权易淡黄袍御殿受书,必大执不可,遂为缟素服,就帷幄引见。十五年,思陵发引,援熙陵吕端故事,请行,乃摄太傅,为山陵使。明堂加恩,封济国公。

十一月,留身乞去,上奖劳再三。忽宣谕:“比年病倦,欲传位太子,须卿且留。”必大言:“圣体康宁,止因孝思稍过,何遽至倦勤。”上曰:“礼莫大于事宗庙,而孟飨多以病分诣;孝莫重于执丧,而不得自至德寿宫。欲不退休,得乎?朕方以此委卿。”必大泣而退。十二月壬申,密赐绍兴传位亲札。辛卯,命留身议定。二月壬戌,又命预草诏,专以奉几筵、侍东朝为意。拜左丞相、许国公。参政留正拜右丞相。壬子,上始以内禅意谕二府。二月辛酉朔,降传位诏。翼日,上吉服御紫宸殿。必大奏:“陛下巽位与子,盛典再见,度越千古。顾自今不得日侍天颜。”因哽噎不能言,上亦泫然曰:“正赖卿等协赞新君。”

光宗问当世急务,奏用人、求言二事。三月,拜少保、益国公。李巘草二相制,抑扬不同,上召巘令帖麻改定,既而斥巘予郡。必大求去。

何澹为司业,久不迁,留正奏选之。澹憾必大而德正,至是为谏长,遂首劾必大。诏以观文殿大学士判潭州。澹论不已,遂以少保充醴泉观使。判隆兴府,不赴,复除观文殿学士、判潭州,复大观文。坐所举官以贿败,降荥阳郡公。复益国公,改判隆兴,辞,除醴泉观使。

宁宗即位,求直言,奏四事:曰圣孝,曰敬天,曰崇俭,曰久任。庆元元年,三上表引年,遂以少傅致仕。

先是,布衣吕祖泰上书请诛韩侂胄,逐陈自强,以必大代之。嘉泰元年,御史施康年劾必大首唱伪徒,私植党与,诏降为少保。自庆元以后,侂胄之党立伪学之名,以禁锢君子,而必大与赵汝愚、留正实指为罪首。

二年,复少傅。四年,薨,年七十有九。赠太师,谥文忠。宁宗题篆其墓碑曰“忠文耆德之碑。”

自号平园老叟,著书八十一种,有《平园集》二百卷。尝建三忠堂于乡,谓欧阳文忠修、杨忠襄邦乂、胡忠简铨皆庐陵人,必大平生所敬慕,为文记之,盖绝笔也。

五、家谱简编

其曾祖:衎(原名洙)官居朝奉郎,妣郭氏,生有二子,长子:诜,官居江西吉州通判、左朝散大夫,妣潘、李、张氏,安居吉州;次子:讽,贡士。

其祖(爷):诜,生六子,各为:利见、利建、利用、利谦、利有、利永。

其伯父:利见,官居右宣教郎。

其父:利建,官居左宣教郎、太学博士,妣王氏生有二子一女:必大、必强、三叟。

周必大三世俱赠太师益国公;妣俱赠益国夫人。

其外祖父平江府治,外祖母封卫国宋夫人。

周必大必大公于靖康元年(公元1126丙午年)七月十五(中元日)(8月15日)巳时在平江府治生下。其弟必强次年出生,妹夭折。